歡迎光臨鄭州榮盛窯爐耐火材料有限公司

熱風爐用低蠕變高鋁格子磚和硅質格子磚比較

2017-09-29 11:03:34 點擊:

高爐生產上采取了精料方針及噴吹煤粉等措施,加上操作水平的提高,保證了爐子的穩定順行,為高爐接受高風溫奠定了基礎,回收熱風爐煙氣余熱來預熱熱風爐助燃空氣和煤氣等技術進步,解決了熱風爐高溫熱源不足的矛盾,為熱風爐達到高風溫創造了條件,在此前提下,高風溫(12OO℃以上)及長壽就成為熱風爐運行的主要目標,要保證熱風爐具備較高的加熱能力(是指一代爐壽所能達到的平均風溫水平,而不是某一階段所能達到的風溫水平),主要的影響因素是合理的內襯砌體結構以及與之相適應的耐火材料。

低蠕變高鋁格子磚

近年來,在全國新建的頂燃式熱風爐格子磚選用的耐火材料也從一般的高鋁磚和粘土磚,到采用高溫特性較好的高鋁磚和硅磚,特別是在熱風爐高溫區采用低蠕變耐火材料這一觀點已為生產廠人員所接受。

由于各種原固,目前我國1000m3以下高爐熱風爐高溫區用磚有許多采用高鋁質耐火材料,主要原因是同硅磚相比高鋁質耐材具有容量大且附加值高,對耐火材料生產廠而言其經濟效益顯著,所以,低蠕變高鋁質磚成為全國各個耐火材料廠竟相研制開發的目標,各種名稱的低蠕變磚相繼問世,從低蠕變磚到高抗蠕變磚等,對其性能,質量各家均稱萬無一失。

但據耐火材料專家評價,目前我國生產的低蠕變制品主要是加入膨脹劑,通過其奠來石化所產生的膨脹來抵抗蠕變壓縮,即所謂以脹抵縮,從理論上講,通過調整膨脹劑的配比、粒度等,可以生產任何蠕變要求的耐火制品(部分生產廠測定的蠕變指標甚至為正值),然而當制品生成莫來石的反應結束時,其抵縮作用將失效,抗蠕變能力將大大降低,特別是對礬土加三石體系的耐火磚,由于莫來石化反應為晶體結構轉化反應,持續的時間較短,國內近年來新建(改建)以及正在建設的高爐熱風爐用高鋁質耐火材料,大多數是采用該方法生產的,因此其能否滿足熱風爐一代爐齡10-20年的要求,還有待時間的檢驗。

事實上低蠕變高鋁格子磚頻繁在唐山港陸鋼鐵有限公司和其他廠運行3-5年發生變形扭曲等現象,可以說采用礬土加三石體系的格子磚在高溫區使用并不是特別適應的。

由于高鋁質耐火材料的抗侵蝕性不如硅磚,所以目前國內大多數在高溫區采用高鋁磚的熱風爐在其上部格子磚出現了不同成度的侵蝕現象,即所謂的渣化,從而造成格子磚的孔洞堵塞.影響了熱風爐的使用壽命。為此除嚴格控制熱風爐燃燒煤氣的含塵量外,研究和生產抗侵蝕能力強的高鋁質耐材也是科研單位和耐火材料廠需要解決的課題。

蓄熱室中間偏上部位的格子磚仍處于較高的溫度區,同時該區域內的格子磚還承受著上部格磚的荷重,于是就產生了格磚的坍塌現象。也就是說,在準高溫區格子磚的損壞主要是由于蠕變造成格子磚的不均勻下沉而引起的,特別是當格子磚斷面上的高溫氣流分布不均時,情況尤為嚴重。對蓄熱室中、下部格子磚,通常采用高鋁質、粘土質耐火材料。隨著大型熱風爐蓄熱室高度的增加,上部格子磚對下部耐材的壓力也越來越大,另外,根據國外對大型高溫熱風爐格子磚的破損調查,發現下部格子磚因周期溫度波動的影響,引起格子磚的龜裂、破碎的現象在不斷增加,因此對下部粘土磚除繼續控制其蠕變特性外,對制品的常溫耐壓強度、熱震穩定性次數提出了更高的要求。

從我國標準和國外對比可以看出,我國熱風爐用低蠕變高鋁磚存在以下不足:

1、蠕變率較高;

2、顯氣孔率較高;

3、常溫耐壓強度較低;

4、對0.2MPa荷重軟化溫度沒做規定要求;

5、對雜質成分及Fe2O3沒有要求;

6、重燒線變化率大。

在使用過程中相應可能會產生以下問題:

1、長期使用會導致變形幾率大;

2、對煤氣中的灰塵吸附強;

3、在荷重情況下,變形幾率增大;

4、有些產品不考慮荷重軟化溫度,導致荷重軟化溫度較低,變形幾率增大;

5、低熔點物質出現,可能和磚體形成低共融物,導致磚體被侵蝕;

6、重燒線變化不均勻。

可見我國熱風爐用低蠕變高鋁格子磚的門檻準入較低,或許是熱風爐用低蠕變高鋁格子磚使用中出現問題的伏筆。

目前,國外高鋁質耐火材料的蠕變指標已達到較高的水平,達到蠕變率小于等于0.2%,我國高鋁質耐火材料的蠕變率指標在相應條件下均為≤0.8% ,同世界先進水平相比還有較大的差距,筆者熱認為熱風爐用低蠕變格子磚應該制定更為嚴格的技術標準。

熱風爐低蠕變高鋁格子磚在蠕變率、重燒線變化率、熱震穩定性、顯氣孔率、雜質含量方面提高檔次,才能更好的用于熱風爐高溫區,可又涉及到耐火材料廠成本和用戶投資增大的問題。

國內熱風爐高溫區用格子磚的趨勢

1、首鋼京唐5500m3高爐熱風爐蓄熱室從上往下依次為:硅質格子磚、紅柱石格子磚、低蠕變粘土質格子磚、粘土質格子磚。

2、萊鋼銀山1#2#1880m3高爐;萊鋼銀南1#2#1080m3高爐;萊鋼股份1#2#1000m3高爐和3#4#750m3高爐熱風爐蓄熱室在整個高度格子磚分布為:1/3硅磚;1/3低蠕變高鋁磚或紅柱石磚;1/3低蠕變粘土磚

3、包鋼1513m3高爐蓄熱室格子磚從上而下分別采用硅磚、低蠕變高鋁磚高鋁磚和粘土磚,下面幾層也采用低蠕變高鋁磚,以增加耐壓強度。

4、本鋼2600m3高爐熱室格子磚從上而下分別采用硅磚、低蠕變高鋁磚、低蠕變粘土磚。

5、馬鋼新2#2500m3高爐熱室格子磚從上而下分別采用硅磚、低蠕變高鋁磚、低蠕變粘土磚。

6、八鋼2500m3高爐熱室格子磚從上而下分別采用硅磚、低蠕變高鋁磚、低蠕變粘土磚。

7、大豐聯鑫鋼鐵公司600m3高爐熱風爐蓄熱室高溫區采用硅質格磚。

可以看出:國內大型高爐熱風爐高溫區無一例外的采用硅質格子磚,中小型高爐已有極大部分在熱風爐蓄熱室高溫區采用硅質格磚。

硅質格子磚和高鋁質格子磚優缺點

硅質耐火材料屬于酸性耐火材料,對CaO、FeO、Fe2O3等氧化物有良好的抵抗性,具有荷重軟化溫度高、高溫體積穩定、熱導率高等優點,但低溫(800℃以下)熱穩定性較差,具體變現為:荷重軟化溫度可高達(1640-1680℃),接近鱗石英的熔點(1670℃),且800℃以上熱穩定性非常好,能適應溫度的較大變化;

熱風爐用硅磚以鱗石英為主晶相,在高溫負荷下體積穩定蠕變率低,其抗粘附性能也優于其它耐火材料,使用得當可使熱風爐結構更加穩定。但在200~300℃和573℃時因晶型轉變,體積驟然膨脹,易造成結構損壞,因而600℃以下應避免劇烈的溫度變化。

高鋁質耐火材料同硅磚相比荷重軟化溫度較低、高溫體積穩定性差、但高鋁質耐材具有容量大和熱震穩定性較好的優點。

目前熱風爐采用的燃料基本上是高爐煤氣,高爐煤氣不可避免的要攜帶一些灰塵硅質耐火材料對煤氣中的灰塵吸附較小且對CaO、FeO、Fe2O3等氧化物有良好的抵抗性,而高鋁質耐火材料對煤氣中的灰塵吸附強且主要成分為Al2O3易與灰塵中CaO和全鐵形成低共融物,和格子磚機體發生吸附進而滲透而侵蝕。

從損害機理來說,高鋁質耐火材料對煤氣中的灰塵適應性較差。

低蠕變高鋁磚和硅磚相比具有性能差和價格昂貴的缺點。高風溫熱風爐高溫區采用硅磚是合理的選擇,國外熱風爐高溫區幾乎全部采用了硅磚。

生產操作對格子磚使用的影響

格子磚是熱量的儲存器,格子磚孔的大小除了取決于燃燒氣體的凈化程度外,還取決于生產中的風量。風量大,說明高爐需要熱風爐提供的風溫要高,因此熱風爐存儲的熱量要多,這就需要增加格孔數量,加大蓄熱面積,增加蓄熱能力,然而這樣會造成格孔堵塞,阻力增加,不利于傳熱;熱風爐在送風時承受的強度高時,就需要減少格孔數量,增加格子磚的強度,但會造成熱量浪費。因此需要合理配置蓄熱面積和強度。

在實際生產中,熱氣流從上到下流經蓄熱磚體時,磚體依次達到接近飽和狀態,然后熱量被廢氣帶人煙道。當保證設計的正常換爐次數時,格子磚的膨脹和收縮都是有規律的進行,磚與磚之間達到小程度的壓擠,強度滿足要求。反之出現送風時間不均時,為了在相等時間內達到相同熱量而人為地造成在單位時間、單位空間內熱量過剩或不足,熱量在氣流的帶動下,蓄熱磚體局部過熱或過涼,改變了格子磚的膨脹和收縮規律,強度下降,格子磚破碎,造成蓄熱磚體有死區,蓄熱量下降,風溫隨之下降。因此,保證合理操作(換爐次數正常,送風、燃燒時間均勻)是熱風爐高風溫和長壽的重要保證。

結論和建議

1、目前靠以脹抵縮生產的低蠕變高鋁格子磚不太適宜用于熱風爐蓄熱室高溫區。

2、目前國家對低蠕變高鋁格子磚的準入太低,技術要求太低,今后若選用低蠕變高鋁格子磚要提高蠕變率、重燒線變化率、熱震穩定性、顯氣孔率、雜質含量方面的要求。

3、熱風爐高溫區采用硅磚是比較合理的選擇。

4、要重視送風制度的穩定性和合理性。

5、建議熱風爐格子磚從上往下依次為:a、硅磚;低蠕變高鋁格子磚(紅柱石格子磚);低蠕變粘土磚;b、硅磚;低蠕變高鋁格子磚(紅柱石格子磚);高鋁格子磚;粘土格子磚兩種形式。

榮盛耐材作為專業的高鋁磚生產廠家,注重客戶的售前售后工作,讓用戶感到選擇榮盛就選擇放心,想用戶所想,急用戶所急,解用戶所難,為用戶在前進發展的道路上保駕護航。

返回
? 3分快3登入